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棋牌游戏中心 > 半致死剂量 >

被滥用的这药每年或致死百万人你可能也吃错了

归档日期:12-1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半致死剂量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擅自用药、频繁换药、同时服用多种抗生素,或者为了追求疗效使用“高级”但不必要的抗生素,都会加剧体内细菌的耐药性。

  但很多人不知道,这类药物的滥用,已经催生了几乎无药可治的超级细菌,每年在全球导致约70万人死亡。

  有专家预测,如不采取有效措施,到2050年,每年将导致中国100万人死亡,累计造成20万亿美元的损失。

  一百年前,细菌感染还是人类第一大死因,抗生素的出现拯救了千千万万的生命;

  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预测,到2050年,全球死于“超级细菌”的人数,将达到1000万。

  2015年的数据表明,中国每年约有20万人死于药物不良反应,是全国因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两倍。

  平时,人们有点小病小痛,像嗓子痛、失眠、拉肚子,大多情况下不会去医院排队,直接到药店买点药自己解决。

  很多人缺乏医疗知识,分不清消炎药和抗生素,一生病就习惯性地吃抗生素药物;

  但一般情况下,一类抗生素只能对付一类或某几类细菌,在没化验清楚是什么细菌感染前,不能随意使用。

  人类第一次发现它是在1928年。苏格兰细菌学家 Alexander Fleming 在一次实验中惊讶地发现,培养皿中长了一块青霉菌,它的周围没有细菌生长。

  当时的技术限制了 Fleming 进一步提炼青霉菌分泌的物质。10多年后,另外两位科学家才合作提炼出青霉素——人类史上的第一种抗生素。

  2009年11月4日,英国伦敦,科学博物馆展出的青霉素样本 / 视觉中国

  细菌和大多数生物一样,需要复制DNA和细胞分裂来自我繁殖,也需要在体内合成蛋白质来维持生命。

  还有一类抗生素可以影响细菌细胞壁的合成,让细菌细胞“原地爆炸”——青霉素就属于这一类。

  在抗生素被推广使用后的几十年间,治愈了无数结核病、脑膜炎等细菌引起的疾病,使全球人类的平均寿命,增加了15年以上。

  有记者暗访后发现,目前仍有很多药店可以买到头孢克洛、阿莫西林等抗生素,跟买菜一样“方便”,但这种行为本是被规定禁止的。

  早在1940年,科学家就发现某类抗生素有助于动物生长,持续地给牲畜喂食抗生素,牲畜长得快。

  前者大多不能用于食品动物,个别“人畜共用抗生素”必须在兽医的监管下才能使用;

  据世界卫生组织,《柳叶刀》公布了一项系统审查报告,发现限制对食用动物使用抗生素后,在这些动物中,抗生素耐药细菌就能减少39%。

  2013年,中国一年消耗了16.2万吨抗生素,其中48%为人用,其余用于动物养殖,用量约占世界的一半。

  如果说,青霉素的过度使用,催生了不怕青霉素的新型细菌,那么当普通细菌与不同种类抗生素多次接触,经过一代代的进化,对多种药物的敏感度都会下降甚至消失。

  2008年,瑞典一家医院接待了一名60岁的印度裔男子,医生很快确诊他患了尿路感染。

  取样化验后,医生发现了一种对多数抗生素耐药的新型细菌,携带 NDM-1基因。

  带有 NDM-1的细菌不仅在医院和病人体内有,也存在于日常生活的环境中。

  2010年,美国多个州检测出一种叫 KPC 的超级细菌,美国最顶尖的医院之一——国立卫生研究院研究中心,曾经接待了一名 KPC 感染患者,整个医院拉响了最高警报,做了十分完善的隔离措施。

  然而几周后,一名新患者病发,不久后,几乎每天都会检验出新的 KPC 感染者。

  另一方面是,新药物很难被研发,一类新抗生素投入使用后,大约10年左右就会出现耐药性。

  研究超级细菌的元老约翰·奎恩说,在他1983年刚刚进入制药行业时,几乎所有的制药厂都有抗生素研发团队。

  但是到了2008年,世界上只剩下三家大药厂和一些小型生化公司还有抗生素团队。

  美国的辉瑞药业曾经坚守在对抗一种耐药菌(革兰氏阴性菌)的前线年,因为抗生素研发不赚钱,股东纷纷撤资,辉瑞制药厂股价大跌,最终只能关闭了有70年历史的抗生素研发团队。

  终止抗生素研发,不仅使很多公司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,抗生素研发领域的资源和专家也逐渐开始断层。

  2000年来,包括世界卫生组织(WHO)在内的多个机构,呼吁全球关注抗生素耐药性问题;

  2012年,中国卫生部实施《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》,建立抗菌药物分级管理制度和细菌耐药性预警机制,类似传染病监控,可以在网络平台同步监控信息;

  2015年,WHO颁布《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全球行动计划》,号召各国加强政治意愿,提高公民、患者、医疗人员、农业和养殖业人员对抗生素的意识。

  2016年8月,中国多个官方部门印发《遏制细菌耐药国家行动计划(2016~2020年)》,管控抗生素滥用……

  2017-2018的数据显示,中国门诊中,抗菌药物使用率从2010年的19.4%下降到2017年的7.7%;

  住院患者抗菌药物使用率从2010年的67.3%下降到2017年的36.8%,国内细菌耐药趋势总体平稳。

  美国建立了一个名为CARB-X的生物制药项目,每年拨款4800万美元用于抗菌药物研发,

  抗生素耐药性不仅是个人健康的问题,也是全人类的问题,世界卫生组织发布过三条公众可以做的事:

  擅自用药、频繁换药、同时服用多种抗生素,或者为了追求疗效使用“高级”但不必要的抗生素,都会加剧体内细菌的耐药性。

  当病情减轻,细菌可能还未被彻底清除,停药相当于增加了细菌对药物的适应时间。

  一般药名里含有“霉素”、“菌素”、“沙星”、“西林”等字样的,大多是抗生素。

  我们人类个儿大,又聪明,能生产使用抗生素和杀菌剂,很容易认为自己快要把细菌灭绝了。

  别相信那种说法,细菌也许不会建立城市,不会过有意思的社交生活,但即使人类灭绝,它们还会在这里。

  [9] 第六十九届世界卫生大会. 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全球行动计划 秘书处的报告[M]//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全球行动计划 秘书处的报告. 2016.

本文链接:http://bebsarnico.com/banzhisijiliang/1040.html